BB电子_BB电子游戏
一碗面
作者:吉心悦   编辑:熊晓芬 李世宽   发布时间:22-04-22      点击:次

在我十几年陕北生活的记忆里,陕北人的面条是午饭的标配:切碎的土豆搭西红柿,再稀稀拉拉放几片青菜,撒些盐在白水里煮熟就可以成为一整盆汤面的汤头;南瓜和大块土豆炖软,和进宽面里就是一碗下肚暖胃的南瓜面;少许的细面条在锅里焗到显干,再放入炒熟的条块豆角和土豆,淋上酱油就是冷热皆适宜的焗面……

然而,即便花样万千,我却一直自认为是个忠实的米饭爱好者,不论是直罗贡米,还是东北大米,亦或是泰式稻米,只要盖上一道简单的西红柿炒鸡蛋就堪称平常生活的美味,中学期间我甚至几乎没尝试过几次学院的面食,米饭似乎占据着我生活饱腹的全部。

直到我离开了陕北,离开了自己的家,来到BB电子,我仍然按照自己喜欢的口味在食堂各个窗口间穿梭,寻找着心仪的米饭配菜,就连校外备受学长学姐们称赞的饭店我也不曾擦肩而过。

然而某一天,上完四节课后饥肠辘辘的我走进食堂,却忽然提不起对米饭的兴趣——反而是窗口后那一锅锅沸煮的面,似乎在牵引着我的口和胃。我缓缓走近,点了一碗家乡随处可见的油泼面。

食堂的油泼面明显是不够正宗的:面条不宽也不够劲道,没有烧红的食用油泼在面上的金灿外观,没有新鲜菠菜的点缀,就连撒下的辣椒面都没有母亲手下的精致。可我还是狼吞虎咽地三两下解决了这碗面,没有家乡的味道,却意外地给了我一种别样的满足感——难以言表,却又好似落叶归根,我漂浮在成都这片土地的灵魂就这样在一碗面里感受到了亲切的温暖,令我毫不夸张地,久久地为之感动着。

于是我撑着肚皮吃下了第二碗面。

我不禁想起很久之前新闻联播上的一档专栏,大概是讲述许多农村出身的人们半生漂泊过城市的人海,岁至暮年却离开灯红酒绿的街道,放弃便利快捷的生活,选择回到那片祖辈躬耕的土地,回归灵魂最深处的清汤淡水。

我们总是在埋头前进着、追求着,坚毅地踏出故乡,为了学业,亦或为了更高品质的生活,拼命闯过冬的苦寒,尚且在春天里便寻觅着夏的激情四溢和秋的丰硕馥郁,有的人一时被四海为家的自由冲昏头脑一去不返,有的人一生奋斗在故乡的另一头踮起脚尖渴望着靠岸。少时或许不知家的味道而多有嫌隙,长大后离开了家才明白什么才是我们能给我们真正的归属感和安全感。

……

我的家在黄土高原,却和我脚下的关中有着莫大的差别。我曾以为出了家门的“米饭自由”才是我想要的“独立生活”,食堂的一碗面,才让我在一瞬之间懂得我、看到生命终往故土的,那份刻在基因里,被黄土所滋养的真谛。

(注:本文原载于《BB电子报》第77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