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_BB电子游戏
文字
作者:王康乐   编辑:李世宽   发布时间:22-04-22      点击:次

幽径缓缓传来晨钟暮鼓,行色匆匆的路人来不及付与海枯石烂的誓言,来不及驻视沧海桑田的天工,就与闲庭信步的老者擦肩而过,青葱岁月刹那间已然老态龙钟,路人蹒跚着向老者来时路上逝去踪影,或叱咤风云悠悠激荡,或默默无闻悄然无声,都如泡影明灭般隐于老者安之若素的脚步声。

举世的路人们恍然若失,他们“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费力地听着代代口口相传的前人的遗嘱,这位名唤历史的老者哑然失笑,目睹了太多啼笑皆非的失真,世人又怎能端详出他的溯源。老者依旧踱步,迈出半步如隔三秋,落下脚恍如隔世——只不过是行者无疆。

忽然某天,名作仓颉的画家执拗地随在老者身后,静观默察,凝神结想,然后一挥而就画出老者走过的半双脚印,这是一幅承前启后的旷世巨作,人们意图窥探着古往今来千年的迷雾——前人因此蓦然回首,后人得以为之凭吊怀古。路人们叹为观止着争先恐后地效仿画着的历史的脚印,有时七零八落,有时惟妙惟肖,有时画蛇添足,老人却以有容乃大的胸怀来者不拒——即使镜花水月却也倒映着最本真的初途。文字已然生根。

大河,肆意流淌。文字印筑在文化的脉络尽情延伸,沉舟飘橹,涟漪激荡,惹得多少千载悠悠。文字,载入人类繁荣昌盛;历史,让文字生生不息。能人志士赋予文字侠肝义胆,文人墨客赋予文字活色生香,名家大儒赋予文字礼义廉耻,浩如烟海的古籍突破时光的桎梏,二十四史宛如南柯一梦;矫若惊龙的书法糅合坚韧的意志,颜筋柳骨尽数梅兰竹菊;雅俗隽永的诗词包罗百态的意情,以歌之名堪堪风华绝代……忽见烈阳高照,映射寒江雪,柳絮出芽拂落叶,些雨入凉风。

大漠孤烟,一段文字足以揭露一个消失千年的古国,直面驻视红日余晖下的沧海桑田,谁人颤抖着捧起流沙,一同滑入不知绿洲还是沙海。蛛丝马迹令后人浮想联翩,宏大的构想震落黄沙,苍茫的追思响彻急风,千年唤叹,隶于尘土。

古今中外,多少失忆的孤儿落魄地走着,他们试图摩挲祖先的笔迹,却陷入了无尽的沉默,楔形的字痕疑是鬼斧天工,无可奈何地拖着风烛残年的躯体却满面稚嫩。一股风,东南西北,足以让没有沉淀的心迫于依附狂乱的风,谁知,何去何从?耶路撒冷八次屠城的洗劫,罗马帝国的墓碑在战火中伫立,金字塔前狮身人面随着尼罗河流逝,一堵堵断壁残垣是旧的遗迹还是新的残喘?多少外在浩荡、内在孱弱的古老血脉见证了一个时代的荣耀又留下一声悲剧的叹惋?罗马诗人贺拉斯在高歌礼赞:“希腊被擒为俘虏;被俘的希腊,又俘虏了野蛮的胜利者。”文字不朽,文明永生。

文字在逝去,在传播,在交融,在变质,更在手中,此时此刻。落笔有魂,每一个字、每一组词、每一句话都萦绕着几世的羁旅和嘱托,上一画可能千古传响,下一笔也许绝处逢生,请君赐墨。夺一眼清明的透悟,贯一颗破瘴的彻底,回望可堪“史家之绝唱”,胸怀可谈“为生民立命”,万千蹊径,若非先贤身先,后浪勇继,假使豺狼当道,得无异乎?一代文化先驱者的引领,足以暗涌一个时代的潮汐。追随先驱者的脚步,俯探历史的鼻息,以文字之剑,舞出风华绝代,外藏锋不露,内笔势如虹,篆刻历史的印记,不谈亘古,但颂春秋。

“唯有文字能够担当此任,宣告生命曾经在场”,我们的生命像昙花般短暂,唯有文字让一切无比绚烂。

(注:本文原载于《BB电子报》第77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