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_BB电子游戏
“百年孤独”的颜色
作者:刘紫漪   编辑:熊晓芬 李世宽   发布时间:22-04-22      点击:次

“许多年之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会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证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这一惊艳的开篇,拉开了布恩迪亚家族长达百年,跨越七代的孤独序幕。暂且不论这部书丰富的的内涵,让我们收回探索的目光,仅仅注视着她最表层的呈现,注视着那悦动在字里行间的色彩。

在《百年孤独》之前,黄色从未如此密切的与孤独相连。布恩迪亚家族几乎每一代都有人与黄色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第一代布恩迪亚活着的时候痴迷于炼金术,当他死亡时,无数小黄花如细雨缤纷飘落,在镇上落了一整夜,覆盖了房顶,堵住了房门,令露营的动物窒息而死。奥雷里亚诺上校在战败后日复一日制作小金鱼的过程中衰老,他用小金鱼换来金币,又将金币捶打成小金鱼,书中有太多像这样的循环,小到金鱼的制作,大到家族命运的归处,“世界好像在原地转圈”。到了阿尔卡蒂奥第二和奥雷里亚诺第二的时代,黄色火车已然入侵了马孔多,香蕉公司带来了资本与财富,也带来了剥削与杀戮。金灿灿的钱币上,闪烁的是血光。奥雷里亚诺第二的妻子费尔南达带来刻有家族纹章的金溺盆,也带来保守与封建。接下来是他们的女儿梅梅,当她与毛里西奥那相爱时,黄色的蝴蝶萦绕着她们,甚至多到让人不得不关掉窗户,那是他们爱情的见证,也是不祥的征兆。当最后一只黄蝴蝶撞碎在风扇上时,她爱人的生命,她的爱情也随之告终。最后的最后,马孔多被一阵飓风卷走,连同那陈旧的羊皮卷消散在历史中,永远不会再次降临。

书中这份让人感到不安的黄色由点到面不断扩大,并不断成为死亡,杀戮,孤独的背景色。随着铁路火车的到来与香蕉公司的成立,这里被新生的事物所占据,最终也被其所摧毁。那份明亮而荒芜的黄色如火焰,如洪水,当它最终退散,只留下灰烬与狼藉。思及拉丁美洲不断被殖民的历程,这份黄色曾多次出现在历史进程中。它出现在殖民者的大炮枪口之中,出现在那被原住民血汗浸润的黄色的大地上,出现在他们鬓边的汗滴折射出的阳光中。这份孤独在这片大地上存在的太久,不仅存在于布恩迪亚家族和马孔多镇,而且渗入了狭隘思想,阻碍了民族与国家的前进。我看到布恩迪亚家族中的每一个人都在踽踽独行,每一个参与拉美革命的理想者,热带毒辣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投下黄色的影子,没有人回头,也没有人与他人一起行走。

黄色之外,其他的颜色也在跳跃点缀;孤独永恒,每个人也还都在用自己的方法或对抗或持守孤独。河床中宛如史前巨蛋光滑洁白的卵石,反射着光华的冰块儿,被烫伤的手上蒙着黑纱,牙齿上长着青苔,秋海棠上落着灰,鲜红的血液蜿蜒过街道与地毯,传递着再明白不过的死讯。马孔多在下雨,一切的颜色,一切的人与物,都在雨中相互依恋着,相互排斥着,相互纠缠着。人影模糊不清,每一个何塞阿尔卡蒂奥都强壮好动,每一个奥雷里亚诺都冷酷而锐利,乌尔苏拉们的勤勉倔强,雷梅黛丝们的美丽,名字如同咒语,象征着他们既定的命运。

孤独是什么颜色?是奥雷里亚诺.巴比伦手中正握着的泛黄的羊皮纸卷,被手心汗水洇湿的那一小块儿。

(注:本文原载于《BB电子报》第779期)